是誰創造了日本語?

本文所說的日本語是指日本語言,而非日本語文。(示意圖/shutterstock)

日本列島最早的居民從哪裡來?

是誰創造了日本語?

「武士道」到底是什麼?

甲午戰爭為什麼會發生?

縱觀日本文明古今流脈,徹底理解一衣帶水的鄰邦

從獨特維度詳盡講述日本文明

擺脫歷史事件的陳舊觀念:深度剖析二千年日本文明史的關鍵時刻:江戶鎖國、明治維新、廣島核爆、泡沫經濟破滅等,日本文明的命運究竟由何主導?

打破歷史人物的教條理解:深入解讀百位影響日本乃至全世界的人物:「終結戰國時代」的德川家康、「開啟變革」的明治天皇、「啟蒙思想家」福澤諭吉等,真實的他們遠比教科書所述豐富得多。

以日本文明的歷史沿革為縱軸,解讀日本到底是個怎樣的國家,居住在日本列島上的民族到底是個怎樣的民族。本書具有縱深和廣度,趣味性與知識性兼具,引領讀者以輕鬆閱讀的方式,真正理解日本從何而來?

【精彩書摘】

我在大學裡學習日語時,有兩個問題讓我比較困惑。第一是日語裡有很多漢字詞語,覺得都不像外國語,沒學過日語,多少也能猜出一些意思,這是怎麼一回事呢?第二是看上去像中文,可是語法結構、語言的順序尤其是動賓結構卻與中文幾乎一點也不著邊,有些是正相反,尤其是動詞、形容詞、形容動詞的詞尾都會有變化,五段動詞更是麻煩。從這一點上來說,又是完全的外國語了。

日語確實是一種讓人覺得有些奇怪的語言。戰爭時期,大部分日本人的頭腦都有些狂熱。有個東京大學教授平泉澄在講壇上公然說:「據說沒有一種語言與日語同屬一個系統,這是當然的。因為日本是一個神的國家,日語自然就是神的語言的後裔了。」現在看來,當然也是胡扯淡的話。那麼,日語到底是怎麼來的呢?其實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就好像說到底誰創造了漢語,或者說,漢語到底是怎麼形成的一樣。不過依然想圍繞這個話題探討一下,對於了解日本文明的本源是很有裨益的。

這裡所說的日本語是指日本語言,而非日本語文。

人類在長期的群居生活狀態中,隨著身體功能的發展和彼此交流的需要,逐漸產生了語言。日本列島上的原始居民是從東亞大陸的北方和南方兩個區域移居過來的,就決定了列島上最初的語言應該是不統一的。關於日本語言的來源,很多學者從自然人類學、文化人類學、民族學、考古學、語言學等多種角度進行了長期探討,至今仍無足以令人信服的定說。這一方面是由於語言本身也是隨著民族的遷徙、融合以及時代的變化發生劇烈的變化,今天的人們很難捕捉數千年以前的語言實態,另一方面是由於語言既有性,又無形,列島上用文字來記錄語言已經是八世紀前後的事了,近來雖然考古學上成果迭出,但直接有助於說明語言來源的資料畢竟不多,因此時至今日,日本語的來源仍有些撲朔迷離。

二十世紀前半期,學術界關於日本語的來源或者說是日本語的體系,主要有兩種說法。一種是日本語基本上來源於阿勒泰語系。阿勒泰語系主要指蒙古語、土耳其語和通古斯語族等亞洲北部或西北部的民族所使用的語言。就日語的語法構造、語序而言,兩者之間存在著很大的相同點。但是探求語言之間的關聯,從語言學的角度而言,僅僅關注於語法是不夠的,還必須從基本語彙中舉出數百個相同或相似的基礎詞語,在這一點上,語言學家們遇到了難以逾越的障礙。另一種說法主張日語與朝鮮語是同一源流。這一主張的代表性人物是出身於東京大學的金澤莊三郎,他不僅揭示了兩者之間在語法構造上的相似處,還舉出了一百五十個詞語。但是這些詞語大部分與文化有關,而且大多是日後從朝鮮半島傳到日本的,難以從最初的本源找到雙方的一致性,而關於兩者在基礎動詞方面,幾乎無法做出具有說服力的舉證。金澤的說法在日本將朝鮮半島強占為殖民地的時代,曾受到日本當局的推波助瀾,但在戰後不久就銷聲匿跡了。

戰後的學者們拓寬了視野,開始注意到語言與整個文化的關聯性,大致顯示出兩種努力的方向,一是探尋日語與阿勒泰語系以外的其他語言之間在體系上的關聯,另一是假設在阿勒泰語以前存在著另一種基層語言,而這種語言一直影響到日後的日語。

在第一種努力方面取得顯著成果的是京都大學的西田龍雄,其主要研究領域是藏緬語系的語言。他研究了日語和藏緬語的古語形態,發現兩種語言不僅在語法構造上具有相同性,而且在動詞的活用形方面、在動詞的否定形、禁止形和形容詞、人稱代詞等方面都有相當的對應性,在基礎詞彙和重音上也具有對應性關係。他得出的結論是,古代日語受到數種語言的不同影響,「而日語的核心部分則與藏緬語系的語言來源於同一個祖形。」不過,這種說法並沒有得到大多數學者的認同。從前述的日本人由來中,似乎也難以得到有力的佐證,因為早期的日本原住民來自藏緬一帶的可能性不大。

第二種努力是試圖假設在阿勒泰語傳入日本之前就已有一種別的基層語言存在,日後的日語是最初的基層語言與此後傳入的阿勒泰語以及其他多種語言混合而成。經過多位學者的努力,最近得出的結論是,日語是以南太平洋群島的語系和阿勒泰、通古斯語系為基本構成要素的混合語。這一說法,從早期日本人的由來中,可以獲得較大的支援。

綜合各家的學說,我做個簡單的總結。大致可以認為,早期從南方移居日本列島的原始居民帶來了最初始的語言,從東北亞過來的移民則帶來了阿勒泰語系的語言,此後在繩紋時代前期以後,即西元前三千年前後,以西日本為中心,陸續從中國大陸的長江流域或以南的區域傳來了前農耕階段的照葉樹林文化。到了繩紋時代後期和晚期時,照葉樹林的文化逐漸在西部日本地區傳開,來自東亞大陸的語言也自西向東傳播開來,同屬照葉樹林文化帶的雲南一帶過來的移民也許會帶來部分藏緬語系的因素。西元前三世紀前後,主要經朝鮮半島過來的東北亞移民帶來了農耕文明的同時,通古斯語言隨之陸續傳到日本列島,而來自中國江南一帶的移民則會帶來吳越地區的語言,這些語言因素在漫長的歷史過程中,尤其是隨著日後農耕文明的傳播,彼此間互相交融、碰撞、匯合,最終形成了古代的日本語。

語言不僅是人們彼此交流的工具,從它的語言構造、語法語序、語彙、語音各個方面,無不顯示出使用該語言的民族的思維特點和表述方式。因此了解日本語的來源,也是把握日本文明的重要方面之一。

(本文摘自《被隱藏的日本史:從上古生活到政治革新》/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徐靜波

出生於上海。

復旦大學日本研究中心教授,副理事長。

研究領域為中日文化關係、中日文化比較。

出版著作有《梁實秋:傳統的復歸》(復旦大學出版社1992年)、《東風從西邊吹來–中華文化在日本》(雲南人民出版社2004年)、《近代日本文化人與上海1923-1946》(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上海?日本人社??????1870-1945》(合著,東京岩波書店2014年)、《和食:日本文化的另一種形態》(北京聯合出版公司2017年)、《解讀日本:古往今來的文明流脈》(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年)、《困惑與感應:近代日本作家的中國圖像1918-1945》(香港中和出版公司2020年)等十一種,譯著《蹇蹇錄–甲午戰爭外交祕錄》、《魔都》等十六種,編著《東亞文明的共振與環流》、《日本歷史與文化研究》等十二種。

曾在日本神戶大學、東洋大學、京都大學等擔任招聘教授。

更多精彩內容
五種愛的語言 你和家人喜歡哪一種?
變形金剛做門神 龍崎文衡殿
希臘大力士華麗變身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