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立友「我不是受害者嗎?」  拜託雞排妹提告:還我清白

翁立友5日開記者會,沒想到開始前,雞排妹(鄭家純)進入會場一度不離場。直到女方離開後,翁立友隨即現身,一路雙手合十神情嚴肅。 翁立友表示他連自殺的權力都沒有,自己決定不能輕生,因為一旦做了,「我翁立友這個名字就不會清清白白,如果我自殺,我的媽媽這輩子就抬不起頭了。」

因此,翁立友認為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覺得不開心的人去提告,「歡迎告我,還我一個清白!」事實上,翁立友一開口便道歉,「讓大家擔心了。」經過這段時間的紛紛擾擾,「我不是躲起來,我只是很無奈地、很無奈地在思考著這次事件、大家認為的性騷擾事件。」原本一直以為謠言止於智者,但天不從人願。

翁立友坦言這段時間過得很不開心、不舒服,「所以我想用另外一種方法,出來表達我的感覺,我要來面對,我不是不勇敢地面對。」「我是一個受害人,為什麼我要來解釋這個事件?這個事情的開端不是我引起的,但是變成我要來面對,這個事情是我從來都沒想過。」

被雞排妹指控性騷擾重創形象,翁立友無奈表示:「我有我的夢想,我希望我能夠讓我的媽媽這輩子過著安穩的日子,這是我的夢想,我還有一個夢想,就是討一個老婆,就是他的老公清清白白的,我希望以後我的小孩,他的爸爸是清清白白的。」

翁立友更沉痛地表示:「難道這次事件我不是受害者嗎?今天的聲明會,大家的問題也是我的問題,大家想要問的也就是我要去跟法官說的,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性騷擾事件,也沒有影響到任何人,所以,立友現在的立場和處境就是受害人。」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