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未兌現居住正義 在野搶發話權

在野黨為搶攻青年支持,爭相提「囤房稅」修法,強烈表態,告訴外界「至少我們願意提案、而執政黨連提案都不敢提」。圖為預售屋推案量龐大的桃園龜山A7重劃區。(本報資料照片)

 「低薪、高房價、長工時」是台灣青年悲慘寫照。在野黨為搶攻青年支持,爭相提「囤房稅」修法,雖然影響房價的因素很多,並非單獨修法「囤房稅」即可解決,但在野黨不斷提案,是一種強烈的表態,告訴外界「至少我們願意提案、而執政黨連提案都不敢提?」這已對執政的民進黨形成莫大壓力。

 民進黨有龐大的行政資源,但相對的,也有執政包袱,民進黨要照顧青年,但也不能不顧營建業、房仲業,若思慮不周、貿然修法,恐重蹈二修《勞基法》覆轍,政府、雇主、勞工都輸,何況營建與房仲也是政治獻金的重要來源。

 在蔡英文總統的第二任,行政院終於修法打炒房,但是只修《所得稅法》,打擊短期交易,卻縱放「囤房稅」,因此在野黨加大分貝,要求提高囤房稅,但是若想以此打炒房,矯正高房價問題,也只能說是「有夢最美」,但在野黨走出這步棋,可以逼執政黨「出來面對。」

 蘇揆解釋,南韓施行《囤房稅》後,房東提高房租,把負擔轉嫁給房客,因此不敢貿然施行。但在野黨打臉「近年南韓房價漲幅還比台灣低」。

 各國政府抑制房價的手段很多,蘇內閣卻「報憂不報喜」,只講南韓的失敗案例,卻不敢學習成功經驗。藍委吳怡玎日前揭露「以實坪計算,台北大安區房價比倫敦市中心、日本東京還貴」,吳怡玎還算保留,沒有參照英、日、台的民眾薪資,列入購買力,否則,台灣青年相對剝奪感會更強。

 面對在野黨對居住正義的挑戰,蘇內閣口徑一致,那就是光是《囤房稅》無助讓年輕人買得起房。這句話,說對了一半,但另一半沒說的是,民進黨過去給年輕人的承諾何時要實現?蔡英文的8年任期已過一半,少子化繼續創下新高,年輕人只能繼續高唱「台北不是我的家。」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