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災「OHCA就發黑卡」震撼 消防員患PTSD:希望有天殉職火場…

台鐵太魯閣號出軌事故發生當下,警消目測有30多人OHCA(到院前心肺停止),但卻必須忍痛選擇救援順序,搶先讓有更大生存機會的傷患脫困。一名救災人員就在PTT發文,分享自己6年來的工作經驗,從發抖的菜鳥到現在從發脹浮屍找證件,已經完全放不下工作。

原PO解釋,OHCA指的是到院前心肺停止,但有可能救活,講法比較曖昧,不過如果是重大事故現場,現場有人斷頭、腐爛、臟器外露就會直接喊「明顯死亡」給黑卡,因為無論是否有機會救活,「資源要留給最緊急的紅卡跟次緊急的黃卡」。

圖/中天外勤

原PO回憶第一次任務就是「高雄氣爆」事故,現場學長、姐檢傷分類完畢,剩下的黑卡全都符合明顯死亡,「第一次看到人被撕成兩半,原來皮可以像沙皮狗那樣被推成一團,第一次看到腸子、肝臟(真的是黑黑的),爆出來的眼球、一個下半身」,學長教他如何尋找生還者,黑卡就直接留給葬儀社。

原PO說,起初的他菜到因為視覺衝擊,救護知識全都還給教官,第一次壓人「眼睛閉不起來,直直的瞪著我很哀怨」,看著腐屍一具具被挖出來,讓他難以忘懷。如今6年過去,他早就習慣包紮臟器外露的身體,撈到臭一個禮拜的浮屍也面不改色地找證件,連作夢都夢到受困、救災,甚至是拿武器攻擊別人,直到血肉模糊。

「安眠藥、鎮定劑、抗憂鬱也正常吃,但越吃越依賴,不吃整個人都解離了,後來,執勤一直一直有災難就搶著出。」現在25歲的原PO卻絲毫對流行沒興趣,去夜店觀察AED位置、思考現場有人OHCA怎麼辦,只在意自己有沒有隨時把昏迷指數評估背熟,在分隊就坐不住,一直等警鈴聲出勤,「我唯一的樂趣就是警鈴響起時,腎上腺素的分泌讓我感覺活著而已」。

圖/中天外勤

原PO也坦言自己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不過他並不覺得自己病了,只是一直很希望有一天能在火場殉職,或是被精神病患插死,「這樣我才覺得我的任務都完成了,不然感覺裝備一直沒卸下來,好重」。

原PO的經歷讓網友相當心疼,紛紛留言「同學,去看醫生」、「如果真的轉不過來還是換條線吧,看是去國搜還是去訓中」、「認真回,我覺得你很厲害,我這幾天只是看新聞就覺得很沉重,你在第一線面對處理真的很厲害」、「有些地方外人無法幫你,但真的謝謝你,辛苦了,加油」。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