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落跑!24歲少婦靠補助獨養女嬰 餓了喝水充飢營養不良

新北市一名身障女子小萱懷孕沒有工作,丈夫從登記結婚當天竟不見了,讓她頓失依靠,只有7千元補助維生。為了讓剛出生的女兒溫飽,她自己常常不吃飯只喝水充飢!長時間造成營養不良。同時生女兒積欠債務,讓她不知道該怎麼生活!以下是社工探訪紀錄:

社團法人愛的延續公益協會授權提供

來到新北濱海某區潮濕悶閉的小套房裡,迎面的“小萱”明顯營養不良的削瘦,手裡抱著出生不到三個月的女嬰,還在詫異著“小萱”怎麼會帶著新生孩子在這樣的環境獨自照顧,顧不上才剛開始的家訪“小萱”就焦急小聲的問「我一直在等你們來,妹妹正在發燒,能不能載我們去診所…」檢視著房內除了房東附帶的冰箱、衣櫥、一張床以外,一眼望盡只剩半罐奶粉、奶瓶和幾包人家送的衣服,匆忙間我們趕緊抱起孩子載著身上僅剩幾百元,還在守候著已經遭到遺棄的承諾的母女先趕往診所…

領有智能障礙鑑定的24歲“小萱”從小父親過世後,家裡雖然還有兄弟姊妹,但是罹患大腸癌的媽媽同時要照顧一樣智能障礙的哥哥和就學中的弟弟,原本就家境清寒的生活加上重男輕女的觀念,罹癌的媽媽至今還在靠著原始條件的茶室陪酒工作維持家計,不僅完全顧不上無人聞問早早離家的“小萱”和已經失聯的姊姊,國中畢業就獨自居住在外靠打工為生的“小萱”,與家裡的親疏關係長期以來幾乎不曾有過多的互動!

直到去年結識年紀大許多的男友並且不慎懷孕,懷孕期間男友口說願意照顧“小萱”卻也僅是偶爾出現探視,後來男友又因為酒駕入監服刑獨自留下大腹便便的“小萱”,而隨著懷孕失去打工收入的“小萱”不僅只能用自己的身障補助搬到眼前濱海潮濕廉價的小套房裡,靠著有一餐沒一餐維持最低生活限度待產,最後也因為營養不良幾乎難產無從選擇至今還積欠醫院數萬元費用的剖腹生產….

隻身一人面對剖腹生產加上欠費的壓力,生產完不到三天的“小萱”顧不得傷口還沒有癒合就急著出院,帶著剛出生的女嬰“小妤”完全沒有任何月子餐補充營養,幾乎足不出戶的待在小套房僅靠著身障補助和育兒津貼共7千多元,扣除房租、水電5千元後剩下的全買嬰兒奶粉、尿片,自己則靠隔壁套房室友的同情偶爾提供泡麵,和以前打工的朋友有時帶來食物或者僅喝水、睡覺來止飢,連我們初見時也不禁驚呼只顧著傻笑的“小萱”臉色怎麼可以削瘦到如此慘白!

然而更令人難以理解的在農曆年前剛出獄的男友再次上門,簡單的安撫“小萱”並且承諾願意辦理結婚照顧母女,草草的帶著“小萱”前往辦理公證結婚,豈知上午剛辦完結婚下午就跟“小萱”說有事要出去辦,至今兩個月未曾出現甚至連電話留言也不曾有任何想回覆的反應,留下身份上空有夫妻關係的“小萱”連想辦理社福救助也無門!

檢視著“小萱”眼前種種的條件和困境,當我們也忍不住嘆息搖頭的質疑現在“小萱”的扶養能力,提出是否考慮孩子安置或送養問題時,沒想到瞬間激起“小萱”母性的本能防禦拒絕提議,甚至要我們立刻離開不願意再提出求助!

幾經安撫只是善意的建議平復激動的情緒後,“小萱”也說出自己不想離開女兒,只想如何能盡快外出工作與可以扶養孩子的願景,但是現在又沒有能力將“小妤”托嬰,眼前只求孩子能獲得溫飽,和希望找出“丈夫”結束婚姻關係的請求….

看著一整個下午忙著送醫只剩嬴弱哭聲的小幼嬰,臨去前除了趕緊留下支應緊急的救助金,囑咐“小萱”先補充應有的正常伙食,心中不僅夾雜著思考如何短期內協助“小萱”空有婚姻身份上的解套,卻又忐忑在不能眼見母女如此度日,但是又該如何周全長期讓母女不被拆散毫無隱憂的生活,而“小萱”又是否能勝任撫育孩子重責的考量間…. .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