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兒「手機掃拍女同學裙底」 遭告發爸媽震怒秀秀…13同學被「求償340萬」精神賠償金

記者古靜兒/綜合報導

校園又現霸凌案?高雄一名國三生A男在校偷拍2位女同學裙底風光,被同窗B女發現後,要求其向全校同學道歉並告知校方,A男因此遭學生間的群組圍剿及除名,也被學校記過處分。事後A男父母卻以兒子被踢出群組一事屬校園霸凌行為,造成兒子名譽、人格受損及精神痛苦,因此向包含B女在內的13名同學及其父母求償340萬元,還要大家寫千字悔過書,但被橋頭地院認為A男家長實屬無理,判B女等人無需賠償。

B女在幫A男打手游時,發現垃圾資料夾中有對方偷拍裙底的照片。(示意圖/免費圖庫Pexels)

A男父母在提告時指出,兒子與被告B女及其他13人是同班或同年級同學,自國一起,A男就常被B女等人以「狗」、「dog 」作為稱呼,或是看到流浪狗時就對著它叫A男名字,由於遭同學們聯合霸凌,使A男長期在校備受屈辱。A男父母也表示,前年B女未經兒子同意,就擅自偷看其手機,在垃圾資料夾中發現幾張照片後,竟傳訊辱罵A男,威脅他需向所有同學道歉,否則將向學校檢舉,然而A男照做後,B女事後仍然在臉書上公布此時,還在臉書群組中PO文辱罵兒子,害他名譽人格都受損。

A男父母直指B女等人言語侮辱,並將A男踢出多個同學群組,B女根本就是加劇A男遭受霸凌的加害者,也害兒子因此事被學校性平會記大過且不得直升等,所以需向B女及其父母求償100萬元,另外向其他12名同學及其父母各求償20萬元,共計340萬元。

A男父母反告B女和其他13名同學集體霸凌自己的兒子。(示意圖/免費圖庫Pexels)

被告的10多位同學否認霸凌,向法官表示,事發前與W男都是國中三年的同學,學習跟遊戲都在一起,關係親暱,青少年相互間常以綽號暱稱稱呼對方,被以綽號稱呼的人也不會覺得受辱或不快,反倒覺得親切。W男原本在同學間的綽號就是「狗」、「dog 」,且他自我介紹時也請同學這樣叫他,並舉W男在部分同學群組上PO文稱自己為「XX集團的狗狗」為證,主張大家這樣叫他並無欺負、侮辱或戲弄之意。

然而A男父母指控卻被B女及其他同學反駁,被告同學們指出,A男跟大家交情都很好,還經常到部分學生家中玩,不可能是長期受到霸凌的對象。且根據學校性平會的調查結果及A男的道歉文,他的確曾用手機偷拍其他女同學的裙底。另外遭求償100萬元的B女及其父母也表示,B女和A男原本就是好朋友,還經常在一起玩,A男的東窗事發,是因當天B女受到想上廁所的A男請求,幫忙繼續手機上的遊戲,B女在打遊戲時,聽到一旁的女同學說A男似乎會偷拍女生裙底,因此在瀏覽手機時,就在垃圾資料夾中發現女生裙底的照片,她便私訊建議A男向同學們道歉,至於提到「我不知道我會不會跟學校說喔」等語,是為了表明自己內心的猶豫,而不是恐嚇在A男。

對於雙方「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狀況,法官在審理時調閱同學群組的對話記錄,發現A男曾自稱為「狗狗」,可見他經常和同學們對話時會以「狗」自稱;另外法官認為,B女在臉書私訊要求A男向同學們道歉時,用字遣詞雖然較粗魯或過於激動,但私訊屬兩人之間的對話,並未公開在任何平台,因此不構成侵害A男名譽及人格權。至於B女等人在群組中圍剿A男的部分,法官則認為偷拍事關學校環境安全與否,因此也和公共利益相關,屬於可受公評事項,而且批評詞語都是對A男的偷拍行為提出主觀的意見陳述或評論,目的並不是為了毀損A男名譽,因此也不構成侵害名譽權,判A男及其父母敗訴,此案可上訴。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