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加達孩童裝扮「小銀人」 放學穿梭車陣冒險討生活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9日專電)雅加達東區某購物中心旁,中午過後常聚集一群10歲上下的孩童,輪流用銀色顏料塗上全身,邊塗邊嬉鬧,像在玩耍,但他們正準備走進車陣中,向駕駛人鞠躬微笑,賺錢貼補家用。

這群孩童是巴蘇拉購物中心(Bassura Mall)附近的居民,年紀最小的僅8歲,合買一罐約2萬5000印尼盾(約新台幣50元)的顏料,足夠把頭髮、臉、脖子、耳朵、手臂和腳塗成「小銀人」,幸運時一人一天可賺10 萬印尼盾。

雅加達街頭常見印尼稱為銀人的街頭表演藝人,他們將全身塗滿銀色顏料,吸引路人目光。圖攝於3月10日。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兩名8歲的女孩熟練地將顏料塗在臉上,閉起眼睛,用雙手把顏料在臉上均勻推開,像大人在使用化妝品一般。她們說,這是染布的顏料,塗起來涼涼的,但在陽光下,皮膚會癢,晚上洗澡時,用洗碗的清潔劑來洗掉顏料。

14歲的南昂(Nanang)告訴中央社記者,他當「小銀人」大約一年半了,早上學校上課,中午過後開始工作,工作時間約3至6小時不等,傍晚回家。他的父親以吉他彈唱在街頭乞討,母親也是「銀人」。

南昂說,他是老大,有2個弟弟,去年初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後,父母收入減少,「我沒有其他工作機會」,因此才決定和媽媽一樣,當起「小銀人」。學校也知道他和其他同學課餘在當「小銀人」,「他們(學校)說沒關係,只要我們不要忘記課業就好」。

和其他幾名當「小銀人」的孩童一樣,南昂的眼睛看起來明顯較混濁、偏紅。記者問他,是不是銀色顏料導致過敏。他說,他對顏料不會過敏,但「太陽太刺眼,我的眼睛會痛」,有人皮膚對顏料過敏,陽光照射加上流汗,皮膚會癢。

南昂說,賺的錢大部分都給父母買食物和日常用品。他喜歡游泳,也會把錢用於和朋友去游泳池。有時候一天賺10萬印尼盾,少的時候只有5萬或6萬印尼盾,這讓他很挫折,但他仍一樣帶著笑容鞠躬,長大後希望加入印尼國軍,保衛國家。

住在雅加達東區的南昂(左)在就學之餘,與朋友在街頭當「小銀人」,幫父母賺取家用。圖攝於5月19日。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印尼合法就業年齡為15歲,13歲可從事輕度勞動,但童工問題非常嚴重,尤其在偏鄉。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去年發表的報告,印尼10至17歲的孩童中,約7%(約400萬人)在工作或當童工,5歲至10歲的資料付之闕如。

南昂和他的朋友們都說,他們曾被社會局官員取締,有時他們會趕緊跑掉,如果被抓到,則會被帶到社會局問話,社會局會通知父母將他們帶回家。記者自5月20日起多次聯絡印尼社會部及雅加達省政府社會局,至截稿前,他們仍未答應受訪。

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嚴重衝擊印尼底層民眾的生活,乞討者也難生存。世界銀行(World Bank)今年4月的報告表示,印尼去年9月的貧窮率為10.2%,是自2017年來的最高點,也就是每日生活費低於3.2美元(約新台幣88元)的約有2652萬人。

32歲的歐曼(Oman Darmawan)原本做小生意,疫情後生意清淡,他轉行當「銀人」,但每天賺的不夠家用,他同時發現日本動漫的Cosplay在印尼頗受歡迎,因此花20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4000元)買下「假面騎士」服裝,改當街頭藝人。

在雅加達東區扮裝為「假面騎士」的街頭藝人歐曼說,穿這整套服裝非常悶熱,大約每半小時就要休息一下,散散熱。圖攝於5月21日。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每天下午,穿戴好面具和盔甲的「假面騎士」歐曼會站在雅加達東區某地下道出口向行經的汽機車騎士揮手致意。歐曼說,穿這整套非常悶熱,「我都流超多汗,全身都濕了,沒辦法站好幾個小時,大概每半小時就需要休息,散散熱」。

這個地下道的橋面下還有另外2名日本動漫的Cosplay扮裝者,雅加達的氣候悶熱,在夾雜廢氣和嘈雜喇叭聲的繁忙中,車流總是滾滾而過,他們大動作地擺動著身體,希望用路人在遠方就能注意到他們,而不會錯過善意的瞬間。

歐曼說,他一天的收入大約是10萬至12萬印尼盾(約新台幣200至240元),不夠家用,他買下「假面騎士」服裝,一方面也是想找機會參加Cosplay,賺活動費,他還曾買了「鋼鐵人」服裝,但因疫情關係,Cosplay的活動也減少許多。

記者問他,在路況難料的車流中或車道旁當「銀人」或「假面騎士」,會不會擔心危險。歐曼說,相對於可能的危險,「我比較擔心沒有注意時會被執法人員盯上」而被取締。有一次被取締後,他的「鋼鐵人」的服裝竟被沒收了。

歐曼說,他也曾因取締而遭拘留2週,「這段時間都沒有收入」。但他不責怪執法人員,他了解他們也是在執勤,他會特別注意挑選地點,以免妨礙交通,為了養家,他仍必須做這個工作,「讓妻子和小孩過比較好的生活」。(編輯:郭中翰/黃自強)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