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活是不是件錯誤的事?陳文茜撰文批政府疫苗短缺:我們是亞细亞的孤兒 孤兒不只被世界拋棄 也被自己的父母官!

社群中心/綜合報導

資深媒體人陳文茜9號晚間在臉書PO出一篇, 標題為《紀:疫情時代裡,相互為難的人民》的文章, 點出雖然全球疫苗短缺,但是最關鍵的原因就是我們買太少,更比較世界主要國家的疫苗政策,都是超買保護自己的人民,只有我們政府沒有積極採購的動作,陳文茜分析,先是行政院長說,由於國際情勢困難,所以我們的國際疫苗才會如此有限,如果是BNT疫苗,這是事實。如果是Moderna ,這絕對是藉口。世界上只有若干不可思議的人,才會相信美國國家衛生院投資的美國疫苗,會受中共干擾。Moderna 疫苗不足,純粹只有一個原因。我們買太少,二月十日訂購只有505萬劑:由總統高調宣布,但它只夠全台灣250萬人施打。以人口計算,日本1.3億人口,BNT加Moderna 買了2億四千四百萬,AZ疫苗1.2億劑。下單都在去年。近期更加購針對變種病毒的蛋白質次單元Novavax 疫苗,從5000萬劑加碼至1.2億劑。一方面為了爭取Novavax 在日本代工,一方面看到了去年教訓,大家都苦無疫苗,於是紛紛學以色列,先搶先贏:日本、澳洲如此,加拿大也如此。只有我們的政府,尚未行動。

照片翻攝陳文茜臉書

陳文茜文章全文:

《紀:疫情時代裡,相互為難的人民》想活,是不是一件錯誤的事?近期由於我們國際疫苗採購不足,加上全球疫苗短缺,於是疫苗遲至今天,仍然嚴重缺乏。雖然這個現象與事實,在今年一月早已經清楚浮現:但在當時零疫情的情況下,反對黨、專家、媒體皆靜悄悄。專家看到了危險,但不想説真話。因為他的預言不只不會被重視,甚至可能被扭曲的台灣媒體生態再扭曲,也被政府網軍辱罵霸凌。於是,他們選擇沈默。媒體記者、製作人、主持人,被老闆、長官要求收視率,對於這一類硬國際新聞,避之唯恐不及,惶論深入了解。他們只想生存。於是他們選擇吃喝八卦、或是炒作無聊議題。棄守告知民眾正確新聞的角色。六個月過去了,一切不能重來。於是人性的扭曲,開始出現。先是今天我們的行政院長表示:由於國際情勢困難,所以我們的國際疫苗才會如此有限。如果是BNT疫苗,這是事實。如果是Moderna ,這絕對是藉口。世界上只有若干不可思議的人,才會相信美國國家衛生院投資的美國疫苗,會受中共干擾。Moderna 疫苗不足,純粹只有一個原因。我們買太少,二月十日訂購只有505萬劑:由總統高調宣布,但它只夠全台灣250萬人施打。(醫護人員不含家屬已經48萬人)以人口計算,日本1.3億人口,BNT加Moderna 買了2億四千四百萬,AZ疫苗1.2億劑。下單都在去年。近期更加購針對變種病毒的蛋白質次單元Novavax 疫苗,從5000萬劑加碼至1.2億劑。一方面為了爭取Novavax 在日本代工,一方面看到了去年教訓,大家都苦無疫苗,於是紛紛學以色列,先搶先贏:日本、澳洲如此,加拿大也如此。只有我們的政府,尚未行動。Novavax 是美國公司,它的疫苗先買與不買,純粹是政府一念之間。中共擋不了。合理而言,當今年一月份,我們政府已經知道沒有BNT,也絕不讓民間買BNT避開主權問題時,我們的Moderna 就得涵蓋全體人口。超買至少三千萬劑。但是我們的政府沒有這麼做。結果,我們只訂了約10%人口可施打的最高防護力疫苗。*至於第三疫苗AZ,從去年2000萬洽談合約,降至500萬,最後約三月加訂至1000萬:一人兩劑,分批到來(國際各國大約去年九月至遲十一月已訂購),雖夠500萬人,但訂的又少又晚⋯⋯所以每次來總是11萬,72萬,41萬劑。⋯⋯好不容易加上了日本慷慨捐贈的124萬劑。亞細亞的孤兒,在空中如此感恩:我們終於多了60萬人可以施打:免於死亡。*亞細亞孤兒的下一個悲劇是爭議施打疫苗的優先順序。除了醫療人員、第一線防疫人員包括救護車、警察之外,沒有爭議外:誰該先列優先?這個順序的意思等同告訴人民,誰的生命,此刻比較危險,也比較重要。*在歐美,除了醫療人員之外,第一個施打的對象是老人,尤其八十歲或是養老院的老人:其次重大疾病患者。因為疫苗接種的最大目的不只是防護力,而是防止重症及死亡。*但在台灣,重大疾病包括正在化療的病人,被放在第九類:金管會等中央某些機構,卻被放第二類。洗腎患者放在前四類。這些分類順序,如何制定?在疫苗不足之下,疫情嚴重之下,等於製表彙整的官僚們,對於人民有間接的生殺大權。誰可以活?如果疫情更嚴重,或是變種病毒入侵,誰可能必須被迫不幸染病即死亡?那冷冰冰的排列順序,排列的是人,每一個人,至高無上熱騰騰的生命權。過去我們沒有恐懼的活著,是理所當然。疫情嚴重之下,擁有疫苗,可以活下去,在台灣突然成為奢侈品,甚至特權。此時此刻人民的生命權,被分好幾個階層,而且不是等兩個禮拜就輪到下一類:可能是下一個月。只因為「疫苗不足」,「疫苗姍姍來遲」。還有誰打Moderna ,誰打AZ⋯⋯眾人如此聚焦,因為我們內心皆恐慌自己是被國家疫苗政策的被拋棄者。我們忘了,這些計較、憤怒、嫉妒、皆來自一個前提:疫苗太少:而且是高保護力的疫苗太少。我們在恐懼中,也瞬間忘了,是誰造成這種現象?我身邊有權有錢的人,自己國外打了疫苗,還説風涼話,何必急呢?政府總有他們的難處,尤其對岸杯葛。至於匆匆去美國的,決定不浪費唇舌,他們只是自救。他們沒有錯!一個島嶼,形形色色的人們,形形色色的命運,如飢荒中的人性,赤裸裸,當然也如飢荒下的動物農莊不容理性討論。但我們的政府真的採購不到國際疫苗嗎?Moderna不是,AZ不是。不過,這是六個月前的政策錯誤。或許多説巳無意。但近日疫情如此嚴峻,連日本是否在捐贈124萬疫苗之外,我們可不可以從日本至少以商購方式緊急買更多AZ疫苗,都成為羅生門。我看到6月5日的日本共同社新聞,很悲傷:日本自民黨外交小組組長佐藤正久在BS東京電視台的節目中透露,日本政府正在朝著向越南提供新冠疫苗的方向展開協調。如果實現,將是繼6月4日無償向台灣提供124萬劑後的第2例。佐藤說:“與越南也啟動了協調。開始形成良好潮流。”他説越南一度遏制了新冠疫情擴大,但4月下旬起感染人數激增,還發現了新的變異毒株,但越南的疫苗採購工作沒有進展。有意見認為,日本將提供的是在越南已獲得批準的英國阿斯利康公司生產的疫苗。在同一個節目中,佐藤被主持人要求解釋關於向台灣提供疫苗為什麼是124萬這個數字時,佐藤説5月下旬台灣方面正式請求提供100萬劑。他強調,在政府和自民黨相關議員的協助下,最終增加24萬劑並實現了提供。「而台灣政府認為,六月臺灣可能還會有200萬劑AZ,七月自己可以生產疫苗」,已經夠了。

照片翻攝陳文茜臉書

對外:政府説已經夠了,台灣的疫苗足夠了。對內:政府說請體諒台灣國際處境艱難,因此我們沒有足夠的疫苗。留下脆弱的人性,繼續互相撻伐。人民被分化成十幾類。熬不住恐懼時,開始痛恨那些「自己超前佈署」施打疫苗的人。特權!下台!咒語四起。我們只是忘了,他們如果生在一個半年前超買國際疫苗的國家,他們如果生在一個半年前已開放全民自篩快篩的國家:他們願意打疫苗,他們是那個國家的良好公民。在新加坡,他們還可以有機會中彩券呢!但我們是亞细亞的孤兒。孤兒不只被世界拋棄,也被自己的父母官!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