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盡「好國民」的義務! 謝志偉自承:我也當過「自動線民」

社群中心/綜合報導

攝自謝志偉臉書

繼立委黃國書坦承學生時代曾擔任情治單位線民後,民進黨創黨黨主席江鵬堅,也被爆是調查局訓練班出身,並曾對黨外人士進行監控。而駐德代表謝志偉也在臉書表示, 他也曾經當過「線民」。

謝志偉在臉書發文,表示1977年他進到輔大攻讀碩士,當時認識一名來台灣學中文的德國女孩,有一天對方表情嚴肅地對他說, 「阿偉,聽我説。蔣介石其實是個獨裁者。他關、殺了很多台灣人。他是個兇手。」聽到這句話 ,我驚訝且幾乎是怒不可遏地立即指著她的鼻子,夾雜著中德文激動地說:「你是我們的客人,怎麼可以説這樣的謊話?!而且你不可以用 ‘蔣介石‘ 稱呼我們偉大的蔣總」。

謝志偉表示,他當時直覺應該要向學校的教官舉發她。煎熬了幾天,他決定去和一位師長 – 一個慈眉善目的德國老神父 – 談我的困擾。這是「告解」兼「告密」的決定,不過那名老神父並沒有舉發該名女同學的言論,這讓謝志偉鬆了口氣,謝志偉認為他盡到了該舉報「破壞分子」的責任,沒有傷害一個「好國民」該盡的義務。而神父也沒有要去舉發的意思,因此,也不會傷害到他的那名「好朋友」。

多年後謝志偉回想起來,認為是整個制度讓他那時自動當了「線民」,- 一個痛苦、愛國、心力交瘁到快不支倒地的不支薪線民!而我相信,我當時只是成千上萬個「自動線民」中的一個而已。如今擔任駐德代表,謝志偉表示在一次活動中,他當年輔大碩士班的助教帶了一個年輕德國女孩,表示是當年那名德國女同學的女兒,對他說:「我媽跟你問好!她說,你作得很好。」瞬間,我覺得眼眶不由紅了起來。 我自己明白,這段留在心裏深處的愧疚感終究化成了我為這塊土地打拼的動力之一。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