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容中心」大揭密!協助保育瀕危物種…「射紋陸龜」排排站:我們很健康喔

社群中心/綜合報導

大家或許都曾聽聞過,在臺北市立動物園內,有一處動物園與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共同合作成立的「野生動物收容中心(簡稱收容中心)」。考量外部干擾及人畜共通傳播病的潛在風險,因此收容中心並未開放給一般遊客參觀。今天就特別為大家介紹,神秘的「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在保育工作上所扮演的角色。

羅地島蛇頸龜是印尼羅地島特有的一個側頸龜物種,長長的脖子只能側著彎曲縮入殼內是他們最明顯的特徵。(圖/黃建宸攝)

臺北市立動物園「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是在1996年時,由野生動物中央主管機關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偕同動物園共同合作成立,協助收容的瀕危物種以爬蟲類的陸龜、淡水龜、蛇類和蜥蜴為主,兩棲類、哺乳類及鳥類為輔。

海關查扣旅客綁在身上闖關入境的射紋龜及哈米頓龜幼體,這樣的走私案件只是冰山一角。(圖/黃建宸攝)

每年持續有保育類動物透過救傷收容體系進入收容中心,但礙於國際規範及疫病防治等考量,少有動物能於短期內返回原生棲地,而留在收容中心的動物,除了教育展示之外,動物園更持續與國際間保育單位進行專業交流,讓收容的瀕危動物有機會建立域外衛星族群,透過繁殖維持個體數及遺傳多樣性、與野外研究人員進行保育合作、保存遺傳物質與相關資訊、甚至參與野放追蹤等工作。收容中心除了照顧好這些瀕危動物的健康,也嘗試透過各種方式,為這些在野外存續大不易的物種盡一份心力,翻轉牠們的瀕危趨勢。

查緝的安哥洛卡陸龜準備進入園內檢疫流程。(圖/黃建宸攝)

在2003年,收容中心成功繁殖查緝收容入園的緬甸星龜,為全球首例,後來更與美國「貝爾勒龜類中心(Behler Chelonian Center)」簽署「瀕危龜類保育合作協定」,協助緬甸星龜重返棲地。臺北市立動物園做為歐洲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EAZA)的會員之一,也實際參與了跨國跨機構合作的域外物種管理計畫(EEPs),針對射紋陸龜、安哥洛卡陸龜及亞達伯拉象龜,依照專家群及計畫協調人的安排調度,照養並繁殖這些瀕危陸龜,同時與其他能夠提供良好環境且有能力進行繁殖的動物園或保育機構合作。

查緝入園的安哥洛卡陸龜目前健康生活中。(圖/黃建宸攝)

除了陸龜之外,動物園跟「奧地利龜島保育研究中心(Turtle Island)」於2017至2018年間,陸續透過物種交換引進安南龜、黑頸烏龜和羅地島蛇頸龜等極危(CR)與瀕危(EN)保育等級的物種,去(109)年陸續有羅地島蛇頸龜成熟個體開始交配產卵,近期順利孵化的幼龜正穩定成長中。而安南龜及黑頸烏龜也陸續成長,族群整體接近性成熟階段,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就會有健康的後代持續誕生。

保育員幫食蛇龜安裝無線電發報器,準備回歸野外。(圖/黃建宸攝)

在臺灣本土物種的部分,收容中心最常收到因查緝走私入園的食蛇龜及柴棺龜,截至目前為止,動物園已經於合適的棲地野放部分的個體,也跟特生中心、中興大學、屏科大等團隊分別進行野放追蹤工作,讓本土的保育龜類行動能持續往前邁進。

收容中心除了照顧好這些瀕危動物的健康,也嘗試透過各種方式,為這些在野外存續大不易的物種盡一份心力,翻轉牠們的瀕危趨勢。(亞達伯拉象龜-圖/黃建宸攝 )

走私貿易的野生動物經過暗黑的運輸過程,流離失所而被拯救到野生動物收容中心,臺北市立動物園除了提供一個合適的環境讓牠們健康成長生活之外,更期望透過國際間保育單位的合作交流,為這些動物的原生族群存續,多增加幾分正能量。

收容中心內的射紋陸龜數量較多,在建立保種族群上有一定優勢。(圖/黃建宸攝)
【更多中天快點TV報導】
越獄風雲動物版!盤點2021「動物逃家大事記」 水豚偷溜爽逛街、紅猴逃家卻輸給蘋果
嘉義男懸賞50萬找愛貓!網友嗨翻加入尋貓行列 2小時後突刪文…網羨煞:誰提前領年終?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