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謝志偉糗大!德僑界驚爆性騷 他消極處理竟洩漏個資 遭導演痛批切割

社群中心/綜合報導

  由德國僑團「國際傑人會德國總會」成立的「海德堡台灣華語文學習中心」今年2月揭碑,卻傳出一連串權勢性騷擾、非法夏令營、假冒人頭詐欺事件,全部指向一名王姓前副主任,上月相關部會接連收到投訴後,交由駐德代表謝志偉處理,他卻讓事件愈演愈烈,謝志偉今天在臉書強調,王姓前副主任被控性騷擾的時間、地點都與華語文學習中心無關,因此在確認法律依據及權限無虞之前,實在無法同意我駐德單位就此案成立性平會調查。

  不過謝志偉的說詞立刻被打臉,「國際橋牌社」導演汪怡昕,在謝志偉臉書貼文留言痛批,雖然王姓副主任卸除副主任一職,官方說法是「個人因素」,但他還是中心董事、教務委員,更是救難急助中心的負責」,質問謝志偉說法的真實性,也質疑謝志偉切割王姓前副主任的做法。 

[廣告-往下還有更多內容可看]
翻攝謝志偉臉書。

  謝志偉臉書指出:

  一早有人通知我有人在臉書寫了部分針對我的貼文。我的回應如下:有關「海德堡台灣華語學習中心」(以下簡稱「中心」)前副主任(以下簡稱「前副」被吳姓台僑(非本「性騷擾案」當事人,以下簡稱「吳」)指控涉及「性騷擾」一事,説明如下:

1。該中心成立於「2022年2月26日」,「性騷擾」的指控的內容之時間發生於2017年,地點則在「前副」之民宅。

[-廣告-下拉還有更多內容]

2。2022年4月18日有吳姓台僑寫臉書訊息給我,指控「前副」涉「性騷擾」並要求調查。

3。本案吳已同時向僑委會、教育部陳情,兩會均極關注、即就此開會並要求我駐德相關單位處理。説明:我接到吳4/18的訊息後,認為雖然此案內容及時間都在中心成立之前,但既然被指控者現為中心副主任,乃於4/19回覆吳,認有須了解或及釐清之必要。我乃指示僑委會駐法蘭克福辦事處袐書就此事與被指控人聯繫。我本人則親與返台奔喪的「中心」主任通電,並討論成立類似「性平會」處理本案,初亦獲其同意。至於如何成立(法源依據、委員聘任等)另須考慮。然,4月22日,我接獲回報「『前副』」以『任務已達』之故,辭了『中心副主任』」一職。我即就此向返台奔喪的「中心」X主任求證。X主任證實此事。我並將此訊息告知吳。

   由於「前副」被指控的「性騷擾」,無論「時間」或「地點」都與「中心」無關,而「前副」又已辭去「中心副主任」,在接下來的幾天內,我回覆吳的重點乃在:在前副已非中心人員的情況下,若要在德國成立調查他的性平會,吾人須考慮「法源依據、組織章程等」及「前副」若不予理睬,此會將如何自處的問題。於此同時,仍在台灣的中心主任告訴我,她認為,前副被指控性騷擾一事的時間、地點都與「中心」無關,故在其已辭副主任的情況下,不再同意在其中心就此事成立調查委員會/性平會。雖然,我仍認為,此案若能水落石出對各方都好,但也不得不同意中心主任的看法。我並就此事請教一位台灣在德執業律師,對方亦認為,無論中心或駐德單位並無權限調查,而應由當事人在地司法機關或相關社會機制處理。至今,吳一再堅持,我駐德單位應就此案成立性平會調查,我在確認法律依據及權限無虞之前,實在無法同意。

翻攝謝志偉臉書。

  吳的方案如下:1. 調查方案一:委請行政院性別平等會以公正第三方進行獨立調查方案二:礙於王副主任已是德國公民身分,由台灣駐德外館主動向德國警方報案,司法獨立檢調小組進行偵辦,外館與僑委會提供台籍受害者法律援助,貫徹全方位照顧台灣人民的美意。2. 成立性平會由海德堡台灣中心首創先例,由第三方獨立設置性平中心,並將個人前期投入工作的薪資全捐出,日後兼課比照一併回捐,昭示中心對於性平的決心與努力。

  吳此兩方案,是否可行,有待商榷,我認為,實在有其窒礙難行之處也。至於吳與中心之招生等糾紛,須待中心主任於月底返德後,法蘭克福僑務袐書和中心主任會繼續恊調處理。駐法蘭克福辦事處主任及本人自會監督此案。我必須承認,作為男性,我的原罪有可能使我對凡此「受害人」未能完全感同身受,但我是完全贊成將所有性騷擾案調查個水落石出並讓被證實有罪者得到應有的處罰,以還受害者公道。只是我們不能不顧及「在德國,誰來調查」的面向。未能盡如人意,敬請見諒。

  另,吳説:「與謝大使的來回私訊中,我寫了五封十幾頁的長信,他簡短地回了三封。」此説基本上屬實,但也沒那麼簡短,只是相對於「五十幾頁」,我的幾個回應算「簡短」無誤。此外,吳説「過程中謝大使任意洩漏向他申訴的受害者的個資」。這點說明如下:在回覆吳時,我初認,她是為其朋友申冤,乃提了其Email的前名,她立即指責我,我隨即致歉並寫「抱歉,我一時的假設是你與「受害者」應是一起的。沒有別的用意,是我的疏忽,我接受你的指正/責。」

  謝志偉在臉書表示處理的態度,而整起事件,是由海德堡台灣中心華語教師吳品瑜在臉書揭露,而且是今年以來一連串事件,從僑民與學生接連遭遇王副主任性騷擾、打工欠薪等事件,到她向台灣官方求助並要求調查、成立性平會後,與謝志偉的書信往來,卻讓事情越來越難看。

  她的臉書提到:

  終於,我還是一個人扛不住了~歷經兩個月的身心煎熬,以及幾乎崩潰,我還是必須向外求助了。「海德堡台灣中心」權勢性騷擾事件簿-不知情共犯的自白 近日,在社群頁面上,許多人開始討論「海德堡台灣中心」組織申請弊端,以及中心原副主任過去的性騷擾、打工度假欠薪等事件簿,再面對外館與僑委會的不作為,我覺得曾經作為該中心「不知情共犯」的我,還是需要出來說明自己所知道的事,也算是對3/14貼出招生訊息,對所有受害者們與僑民們造成刺激與傷害,有一點小小的交代。

  對於2019年年底才從20多年海外各地僑居回到德國海德堡的我,遇到第一位台灣人,卻也是一切災難與創傷復發的開始。2021年我家念海德堡大學的老大,突然選了一門臺語課,還很高興地對我說「竟然有台灣人耶!」因為當時疫情都是網路上課,她就邀我一起旁聽,因為只有她與另一位來自武漢的學生。當時我覺得很奇怪,王志宏(以下簡稱王)上課到一半,就在頁面上分享他年輕時的大頭照,然後反覆說著自己像梁朝偉,持續了五、六分鐘的美照時間,見大家都沒有反應,他才悻悻然地說我們沒眼光。之後推銷起他的夏令營與單車旅遊事業,耗費一個小時的時間,說服學生一起來打工賺錢,當下我女兒很尷尬又無奈地回答此刻對賺錢沒興趣,只想求學,另一名武漢女生也無聊地打哈欠。

  那天深夜裡,王透過我女兒取得我的LINE,拼命CALL我,本來基於禮貌應該接,但我身體卻有種寒顫的直覺,任由它響了許久,就斷線了,然後就是兩大PDF檔案的夏令營與單車旅遊企劃。隔天中午他又繼續奪命連環CALL,正在做飯的我就打開讓他講,漫長的一個半小時就是鼓舞我買一些老房在他家附近,簡單改造一起開民宿,暑假賺夏令營學生的錢,平日就租給學生,然後還保證暑假光是招待三個月夏令營,保證賺1~2萬歐元。現在想來就是天花亂墜,什麼烘焙學校、中文夏令營、德語夏令營、台德學生交流營、領袖營...,時時傳來一些房地產資訊、人生第一桶金、他未來一個月有一萬元零花的目標、煮珍珠奶茶邀我去喝,然後一直CALL LINE,煩不勝煩之下,我通通已讀不回,什麼邀請我旁聽台語課,我更是敬謝不敏。

翻攝吳品瑜臉書。

  直到今年年初,王突然再度傳來台灣中心成立的消息,又是他的獨有話術,聲稱在漢學系被中國教師孤立,他一定要幫台灣出口氣,所以未來台灣中心就可以推展文化,並且在德國讓台灣揚眉吐氣。他以中心副主任的身分問我有無華語教學資格,我就傳給他過去在國北師接受對外華語教學訓練的證明文件給他,他就開始講謝志偉大使跟他很熟,經常邀他去柏林,未來法蘭克福書展會讓參與策畫,還有什麼萊茵河藝術展都是由他執行,反正外館與僑委會都有滿滿的資源。

  02/26 謝志偉大使為「海德堡台灣中心」揭牌,慕尼黑與法蘭克福辦公室人員也到場,那天原本要出發去黑森林度假的我,還是去幫忙充人場,不誇張超冷清,就是我們這幾個人,當場在半地下室號稱教室的奇怪空間裡,我其實感到更難過,為什麼台灣要這麼賣慘啊?!但也正因如此,就在王屢次拖延簽勞動合約的情況下,我就以「愛台灣」的傻勁幫忙撰寫課綱、編選教材、GOOGLE表單設計等等招生事宜,還主動與綠黨聯繫如何將華語課程與文化交流資訊散布出去。然而就在招生訊息上傳到臉書諸多台灣人社團之後,竟得到僑民在底下大量留言,並且附上打工欠薪與性騷擾事件時間軸的詳細資料,以及媒體大篇幅的報導,這對於2019年年底才回到德國定居的我,著實震撼。

  原來,欠薪與性騷擾已成海德堡的都市傳說,學生與僑民私下廣傳,與警告新來者如何自保,像我此類不在任何關係脈絡的新僑民,更是不知如何是好。 自此招生訊息留言串大量資訊,真的跌破了三觀,而且原本已向我報名的學員也私訊表示這個中心很奇怪,覺得此等傷害台灣形象的事,外館或僑委會竟然不處理?!我立即向王如實回報,其實他自己也在臉書上潛水讀到訊息,卻僅指示我立即刪除所有訊息,並且撤下所有招生訊息,因為他的課只針對德國主流社會,根本不需要讓台灣人知道,更聲稱「2017年的事,謝大使都知道」。

翻攝吳品瑜臉書

  我個人以為逃避只會讓真相更模糊與落人口實,曾多次力勸王直接向外館與僑委會呈報情況,並請求協助,或進行公聽會澄清,不然這樣對「海德堡台灣中心」的形象傷害太大,但他當時聲稱忙於已經與中心簽訂合作的文藻大學,即將六月有德語系、華語教學中心與華語教學系學生來夏令營的事宜,一直並未處理。王的諸多說詞包括:性騷擾子虛烏有、叫我要務必相信他,不然就問他太太,並叫他太太不斷用Line狂CALL我(我完全不接),再來就是喊冤,堅稱社群網帳都是一些假留學生假帳號的霸凌留言,忌妒他夏令營收太便宜,壞了行情,阻斷別人的財路,才會遭到報復、欠薪事件是他被兩位廢物敲詐與勒索,台灣人出手傷害台灣人,太太已蒐集資料要提告...。就在我仔細閱讀社群留言中的事件簿一連串的實證確鑿,與媒體的大篇幅報導,卻面對涉案人王的堅決不出面,提告也遲遲沒有下文的情況下,我的為難在於如何向已經跟我報名的20多位學生交代,以及擔憂台灣形象的問題。這期間的煎熬難以想像,在無人可以商量的情況下,身心瀕臨崩潰,而此時更勾召出過往受到牙醫與友人先生等性騷擾的不堪創傷。

  我當下的邊緣處境是,過往的性騷擾受害者,眼下卻是不知情的共犯結構,我既羞恥又難堪,而閱讀每一則王涉嫌性騷擾的過程,更是讓我好像被扒一層皮的痛苦。當時我只能在臉書上隱諱地抒發自己的無助與脆弱,並多次去海德堡墓園散步尋找安寧與慰藉。後來,我發了一封道歉信給已經報名的20多位朋友,誠實說出台灣中心發生的狀況,並表明若官方未清楚調查,以及公布真相之前,我不會進行任何教學工作。至此,我才真正能下定決心,憑己之力,按圖索驥去尋找事情的脈絡,試圖還原真相。帶著創傷的疼痛,進行台灣中心的「前世」犯罪檔案調查,這過程對於我無啻是無間地獄走了一回,時時都在六道輪迴有如坐雲霄飛車,有時我都不確定,自己是否會崩潰與瘋掉。但是,當我慢慢地將一條條資訊進行核實,再對比王的閃躲迴避與話術,我更意識到權勢性騷擾不是私領域的犯罪,卻是公領域中究竟是誰誤用了國家所賦予的權力與資源,所託非人地使其作為犯罪的底氣!當我發表了一篇《讓「耳」朵聽見「心」的聲音:性侵羞恥的脆弱與療癒》之後,王第一時間就無預警地將我自文藻大學來訪的群組剔除,然後一整週對我建議籲請外館與僑委會協助調查,以及由第三方獨立小組成立性評小組等方案,均採已讀不回。

  為此,我只好自行向行政院性平會、教育部、僑委會、外交部請求協助,最後得到的回覆均由謝大使處理,我才誠懇地寫信籲請謝大使幫忙。與謝大使的來回私訊中,我寫了五封十幾頁的長信,他簡短地回了三封,未來如果有必要,我可以如實公開對話。我的訴求其實很簡單:

1. 調查方案一:委請行政院性別平等會以公正第三方進行獨立調查方案二:礙於王副主任已是德國公民身分,由台灣駐德外館主動向德國警方報案,司法獨立檢調小組進行偵辦,外館與僑委會提供台籍受害者法律援助,貫徹全方位照顧台灣人民的美意。

2. 成立性平會由海德堡台灣中心首創先例,由第三方獨立設置性平中心,並將個人前期投入工作的薪資全捐出,日後兼課比照一併回捐,昭示中心對於性平的決心與努力。但無奈過程中謝大使不僅任意洩漏向他申訴的受害者的個資,後來乾脆已讀不回,由僑委會發了封信告知性平中心未來由台灣中心的楊梅芳主任(以下簡稱楊)決定如何設立。事實上,在與謝大使書信溝通過程中,楊與王突然在師資群組發話,沿襲他們摸頭、給予權與錢的收編伎倆,硬扣中心副主任的帽子給我,試圖將我「消音」與擴大共犯結構,在我嚴正拒絕之後,還被嚴厲指責是無事生端、合作就要相互信任豈能胡思亂想...。

  事已至此,台灣中心繼續擴大運作,雖然王卸除副主任一職,官方說法是「個人因素」,但還是中心董事、教務委員,更是「救難急助中心」的負責人,這就是預言未來換個名號強勢回歸的伏筆。至於揚言沒有受害者,甚至說有的話就出來對質的楊,依然是「僑務諮詢」兼「中心主任」兼「董事」兼「教師」。更是決定中心成立性評中心與否的裁決者,而先生也是中心的監事。另外,王的太太梅開雅也依然是中心董事、教務與教師。

  沒有改變的台灣中心,既得利益者始終與官方共榮共生,而受害者們仍含悲飲痛地暗夜哭泣,至於留學生與新僑民只能繼續傳閱防止老僑性騷擾的自保手冊,人人自危。我承認自己很無助與挫敗,在寫完給總統小英的陳情信之後,我不知道還能有什麼援助?以及如何陪伴受害者們走下去?我對官方拒絕調查的不作為,感到憤恨與不解,但在台灣的律師朋友告訴我要懂得換位思考,他分析說道:「如果你是謝志偉大使,想想即使戰狼已站到走廊、色狼就站在身旁,但絕對不會做的就是對性騷擾進行調查。」律師友人語重心長地說,只要不調查,就不會有真相,謝大使就可以自我保全不會被追究行政責任,包括外館、僑委會、外交部與教育部上上下下,皆能全身而退,而且未來同一批人照樣相互推舉做僑務諮詢與委員,一樣舞龍舞獅美照誇政績,經費核銷沒問題,台灣大外宣更能唬過審預算的立委與台灣人民,甚至加官晉爵步步高升。

  「你就是太直,總認為真相是唯一的追求!有時你要學習換位思考,就會知道官場這一套的運作模式,這樣回過頭來面對謝大使的姑息與不作為也不會太挫敗,甚至會有些『同理』了!」週四被律師友人這番醍醐灌頂,我確實是懂了,但仍然沒有阻攔我追尋真相的想法,以及陪伴受害者們一起逐步找回屬於我們的正義,以及重新定義正義。只因為我曾經是性騷擾受害者,更能共痛同理受害者們承受的無邊傷害。於今仍是帶著傷的療癒者的我,生命殘缺處雖淌著血,卻依然柔軟且充滿能量在疼痛中找尋癒合,就像沉香木砍斲處,燃燒的馥郁芬芳。

  這無異鼓動了我做自己的熱情,除了放掉得假冒與別人「一樣」、「正常」的趨迫症之外,更能格外珍惜自己的傷,成為生命獨一無二的資產,也真正與人連結,特別是與海德堡性騷擾事件的受害者們。以追討正義的行動,改寫受害者蒼白的面容;用故事敘說,奪回生命的話語權。在此懇請所有在德國的朋友,將這訊息轉傳給認識的朋友,無論是在德國、台灣或其他世界的角落,我們需要的是各種資源,例如:媒體、法律諮詢與精神支持。我不知道能走多遠,但我相信,有你們的關注與陪伴,每一步都能更接近真相,而受害者們的眼淚總有一天會止息。

【更多中天快點TV報導】
造神光環不再…陳時中因這事「負聲量暴衝」 綠粉專裝死「不敢幫腔」選戰變數驟升!
民進黨控「藍營4大將」擾亂防疫…她被點名狠酸「崩潰神邏輯」:監督就是亂?
打綠女戰神遭嗆不忍了!曬鐵證「怒甩陳時中巴掌」 再酸:自己打臉自己?

相關文章

分享